世安

————————————

多谢点开
徐世安,请多关照。
杂食,特别杂的那种。
对情x用品很有研究。
想成为一个会开车的人。
很沙雕。
更新随缘。
关注请慎重。

▽▲▽▲▽▲▽▲▽▲▽▲▽▲▽▲

“I like you, but just like you.”


纵然万劫不复。
纵然相思入骨。
我也待你眉眼如初,岁月如故。

“生命若为魔道,那就化为修罗,以死亡终止。”


————————————

emmm为什么我是这样关注人的(´-ι_-`)。

这个太太画了我吃的cp!
好的小红心和推荐。

这个太太画风超好看画的还是我吃的cp!
好的小红心和推荐还有表白。

这个太太是个魔人!
关注了。

(-ι_- )。
我是魔人。

要被白妈妈带着三个傻儿子玩游戏的场面笑死了。

这个十九岁的元气少年怎么这么可爱啊。

甜瓜瓜和管管这个也很甜啊,xxx。

相声队式男友。x

相声队式男友。

关于相声队的几位魔人的联想。

————虚伪式。

妥妥的暖男,做事调理分明说话温文尔雅,理性感性各占半边天,笑起来大概比阳光还温暖,虽然名字是虚伪但却是个非常务实的人。日常相处能把你照顾的面面俱到,非常贴心的大棉袄。讲起骚话自己会先笑出来,在一起聊天不会出现任何尴尬的感觉。
“这件事这样做也许比较好。”

————老白式。

有一点点小咋呼但关键时刻还是很靠谱的人,在团队里很意外的坐在团宠的位置不动摇。一点点的小任性和傲娇,时不时的会冒出半句骚话来。原则性强,无意间秀恩爱最为致命。
“交配吗?魔人。”

————瓦不管式。

土拨鼠式尖叫常伴汝身。名副其实的开心果,好像有他在身边所有的不开心都会烟消云散。意外的能让人安心,吃着两块钱的蓝莓面包努力上进的走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骚话不断但很细心,顾事顾家都很不错。聊天完全不用担心没有话题,去看恐怖电影大概会被旁边人的吐槽搞得自己仿佛是在看喜剧而哭笑不得。有些孩子气,很擅长调整炸裂的心态,但时不时的给土拨鼠顺顺毛也是非常关键的x。
“有我在,你怕什么啊。”

————小十六式。

小奶狗式清清爽爽的少年音可以说是非常撩人了,犯事后委委屈屈扒拉着你的衣角清脆的喊姐姐/哥哥,杀伤力极强。深入了解才会发现原来这不是小奶狗是大奶狗´_>`。阳光般的少年,在一起就会有拥有一辈子的青春的感觉。

————甜瓜式。

甜爪先生平心而论原来是一个非常正经不讲骚话的好男人但是现在emm。
一起玩恐怖游戏的时候根本不用害怕鬼了,反倒是身边人突然的尖叫更吓人【。】但其他时候还是非常的让人有安全感的。声音比年龄听着小系列,开起玩笑自己反倒先会不好意思的笑起来。咬字不清这点意外的可爱,是可以一起分享快乐的人啊。
另。擅长取名【bushi】。

【欺诈组】孤儿院→番外。

×听说你们说我写刀。
×我要证明自己。
×阿拉丁神灯反套注意。

————
烛光摇曳。
魔术师捧着一侧童话书,轻抚着身侧跪坐着的小女孩柔软的金发,笑容和蔼。
“今天的睡前故事,是神灯阿拉丁。”
……

夜色沉沉。
魔术师将绵软的被子扯开盖在身上,向后仰到在了床上,默默地盯着眼前的天花板。
……一个人真的很容易觉得孤单呢。
当年的他……也是这样的心情吗。
半晌喟叹一声,合眼入眠。

“……这是什么?”
……很熟悉的声音啊。
迷迷糊糊间听到了十分熟悉的声音。慈善家眨着眼睛,茫然的环顾着四周。
好黑啊。
头顶很重。慈善家抬手,摸索着自己脑袋上的玩意儿,微皱了眉。
很像某个故事里什么神明的装束呢……
嗯……神明。
……
阿拉丁神灯??
经过反复摩挲确认,慈善家终于确认了自己的处境。
好像变成灯灵一类的东西了?
不是被监管者杀死了吗……
正当慈善家百思不得其解之时,灯盖打开了。
有人擦了灯面?
变成了神明的慈善家小得意的勾着唇角,双臂环胸,从光源处钻出了灯芯。
“凡人哦,你有什么愿望需要克利切帮……瑟,瑟维?”
捧着神灯,此刻神情明显交杂着惊讶,痛苦,惊喜,十分复杂的男人,正是瑟维·勒·罗伊。
“……克利切?”
魔术师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反复的打量着慈善家的面孔。
他尝试着迈出一步,伸手想要抓住那位已成为了神明的慈善家的手腕。
可惜,他的手抓空了。手中肌体尘般飘散,细小的颗粒泛着银光。
魔术师怔了怔,咬着牙,不愿服输似的再踏一步,向着慈善家张开双臂。
他的手臂穿过了神明的躯体。
两人颓然相望,魔术师扯出个牵强的笑容,声音嘶哑。
“……克利切。欢迎回家。”

如果故事里的阿拉丁一直不对神明许愿,结果会是怎么样的?

“……神明依然会消失。”
魔术师拍拍眼前正好奇的仰头提问的小姑娘,笑着答道。

因为阿拉丁只是一个故事啊。
你也只是一场梦啊。

【欺诈组】孤儿院。

×欺诈组。
×不是刀。
×大概ooc。

————

壹。
这里有一座孤儿院。
不算大的房子顶上攀着从花圃蜿蜒出枝蔓的爬山虎,灰白的墙面像是天然的画纸,绘满了色彩斑斓的简笔儿童画。
靠近篱笆,入耳是一片孩童天真无邪的嬉笑声,一如仰头可见的蓝天白云般温暖人心。
孤儿院里,有一名院长。
他的名字,叫瑟维·勒·罗伊。

贰。
那是个还不算太热的夏日午后,刚从饭店里做完表演的魔术师遇到了一名小偷。
隐蔽在两座大厦间散发着恶臭的小巷子里,小偷的大半张脸掩在可以拉低的帽檐下,唇角向下,肌肉紧绷。
魔术师捏着小偷刚打算从自己的大衣口袋中退出的手腕,皮制的钱包落在灰尘里,砰的一声,激起一层灰蒙的雾。
被攥出了红痕的手腕下意识的回收,魔术师挑了挑眉,将回屈的手指捏的更紧。
小偷的唇色有些发白,唇舌打战,过了很久才从牙缝子里磕磕绊绊挤出一句话来。
“……对,对不起,先生。”
认错态度还算良好。
闻言,魔术师便缓缓将脸上原先的阴翳收起,改贴上了那副平日做惯了的微笑来。他将手指松开,舌抵上颚吹出一声短促轻巧的口哨。
“哦,没关系,素昧平生的先生。吓到您了吗?”
小偷讪讪的将红了一圈的手腕收回,颤着唇嗫嚅,“不,没有。”
“这一次,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魔术师打量着眼前立在阴影里揉着手腕的瘦弱身影,手指不紧不慢的在腰间的魔术棒上轻叩。
于是,小偷显出了明显的,非常惶恐的表情。
正在魔术师打算弯腰捡起钱包,转身离去时,那小偷却迅速弯腰,掠走了地面上的钱包,风似的转身跑的无影无踪。
……意外极了。
魔术师默了半晌,摇摇头,抬腿走到了小偷原本停顿的地方,弯腰捡起了地上的纸片,眯眼审视着这张蒙了灰尘的小卡片,唇片轻启,慢悠悠的念着卡片上的名字。
“……克利切·皮尔森。”
“……‘慈善家’?”

叁。
魔术师再一次见到小偷,还是在那条阴暗的巷子。
不过,情况却有了很大的不同。
魔术师是偶然经过巷子的,很巧,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位正被一群人围着按在地上打的小偷先生。
……救还是不救,呢?
魔术师心情很好的转身,走到了最近的警所,敲开了警局的玻璃。
小偷得救了。
战战兢兢的捂着左脸,小偷不停地冲着警官鞠躬。
“谢谢您……”
“不用谢我,先生。”警官友好的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手指向他身后点了点。
“您该谢的是那位先生。”
小偷匆匆的探头,瞳孔微缩。
“嗨。”
倚在墙侧的魔术师轻轻招手,笑靥灿烂。
“又见面了。先生。”

肆。
小偷被魔术师带进了他的表演团队。
那次小巷的围殴给小偷的左脸添了一道两寸长的伤,缝合治疗后留下了一道狰狞的疤。
到了这时,魔术师才发现,眼前的小偷有一双多么漂亮的眼睛。
像波斯猫般,两种颜色,清透明亮。
“小巷里的那伙人,为什么打你?”
空暇时间,魔术师结束了表演,微侧了头看着正忙着绘制海报的小偷问。
“……啊。”刷漆的手顿了顿,小偷扯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来,回头看他。
“借了人家钱,但是还不上……”
“还不上?说起来,咱们第一次见面,您好像就在做一些不太好的事情呢。”
“……因为需要很多钱嘛。”
“是要做什么大事吗?”
小偷先生的眼睛眯了起来,月牙似的弯着。
“克利切想开一家孤儿院。想给可怜的孩子们一个安身之所。”
小偷哼起了不知名的曲子。蘸漆的刷子一笔一划,画下了一个美丽的小房子。
小房子的顶端爬满了从花圃延伸出来的爬山虎,灰白的墙面上满是小孩天马行空的涂鸦。

伍。
魔术师收到了一份邀请函。
“……胜者可以得到一大笔钱呢?”
魔术师逐字逐句的读着邀请函,手指慢悠悠的摩挲着下巴。
“……这个,克利切应该会比较感兴趣。”
但是,这东西又不知真假。
魔术师笑了两声,将信件装回封袋,站起身随手将这份诡异的邀请函扔到了一边的垃圾桶里。
卧房的门被推开了。小偷带着一脸的兴奋,攥着一张一模一样的邀请函闯了进来。
“克利切要去赴约。为了这笔钱。”
魔术师愣了愣,“可这东西不知真假,也很诡异。你不觉得吗?”
“就算这样也要去。”
小偷兴奋的翻看着邀请函。
“为了孩子们,就算是假的也要试一试啊。”

陆。
最后,魔术师还是和小偷一起去了那个庄园。
“咦?”
游戏开始前,小偷看到已安然座在桌前,等待了许久的魔术师时,惊讶的瞪大了眼。
“……人多力量大。”
魔术师笑着挥了挥手里的魔术棒。
“我会帮你取胜的。”
小偷怔了一会,也笑了。

柒。
那个庄园现在何处,无人知晓。
瑟维·勒·罗伊,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作为魔术师曾红极一时的他会转业,拿着一笔不知从哪里来的钱跑到乡下去开一家不怎么挣钱的孤儿院。
院长室是一间向阳的小屋,窗外是一片生气勃勃的向日葵田。
孩子们午睡的时候,院长会抱着一只碎了灯面的破手电筒,坐在院门的台阶上,望着向日葵田的原处神游。
院长室里唯一一张办公桌上,拿相框装着一张页侧泛黄的老照片。
孤儿院院门口的简介里,开头语是这样的一句话。
“本院由‘慈善家’先生资助成立,克利切·皮尔森,其名不朽。”

————END————


[诺曼。]

微斜的阳光映过透明的窗和雪白的窗帘,勒出了艾玛的轮廓。她坐在病床上,手撑床铺,脑袋低垂。

夹了夹板的脚腕还疼。

是她自己扭的。

……是为了。让一个笨蛋。
逃走。

逃走了吗。
没有哦。

手指蜷起将雪白的床单一点点攥入掌心,上齿咬紧了下唇,隐隐有些铁锈味在口腔蔓延。

……诺曼。

温热的水珠自眼角润出,划过颊面带出一道水痕来。鼻尖酸涩堵塞,模糊了脑中那人离去前的笑容。

明明是夜晚,却像是看到了白昼的光。

就像小时候很多次游戏后,得胜的家伙眉眼弯弯,瘦小的手掌轻轻拍在脑袋上。

[不是还有下次吗?]
[艾玛这么聪明,下次肯定能赢。要有信心啊!]

……。
艾玛张口轻念,无声无息。
诺曼。

那。这场关乎于生死的游戏。
还有下次吗?

你会回来吗?

……
我想你了。

【杰佣】小日常

拿打完几把匹配。
就想沙雕一下【bushi】
杰佣了解一下√。

——————————

“……所以说,守椅子真的很辛苦。”

杰克手搭在大腿上,半屈膝蹲在狂欢之椅旁,微微侧首带着笑意专注的凝视着椅子上满脸不忿却无计可施的少年。

奈布绿色的风帽在挣扎的过程中落了下来,散散的搭在肩上。他一头棕色微卷的乱发,额前的几缕被汗水沾湿,盖住了上额。闻言,他偏过头,冲着杰克抽了抽嘴角。

“您也知道辛苦?既然如此,那能不能劳您大驾去旁边走走?”

杰克透过面具看他,然后轻笑摇头。

“……”奈布无语,默然的偏过头去,只在心里狠骂一句这见鬼的监管者。

离这儿不远的草丛里躲着园丁小姐。她不安的蹲着身子,扬长脖子向这边看着,冲奈布费力的比着口型。
奈布趁着杰克神游到不知何处,仔细分辨着她的动作,开口刚想回应些什么,杰克却突然站了起来,走到了他的面前。

奈布吓了一跳,他急忙收回视线,抬头看着这个站在他面前给他笼了一层阴影的男人。他的视线幽沉的让奈布有些发慌。

杰克突然低低笑了一声。

“我改变主意了。可爱的佣兵先生。”

“什么?”奈布偏头,蹙眉满怀疑惑的看着他。

杰克抬起胳膊,用那只冰冷的铁长手指滑开了藤条。奈布正疑心这个变态的追捕者在想些什么的时候,便落到了一个算不上温暖的怀抱里。

“……什么?”

奈布有些懵了,呆呆抬头看着男人面具包裹着的下颚。那是一个及其优美漂亮的弧度,几乎可以让人在一瞬间联想到它的全貌到底有多么的迷人。

杰克颔首,面具后投来的视线似是带了笑。

“可爱可亲的先生。这样的地方实在不适合我们二人的甜蜜独处……我决定为您找一处更隐秘的地方。”

他突然低下头来,面具抵在奈布的脸侧。他露出面具下漂亮的双唇轻轻亲吻着奈布的耳廓。他呼出的热气撒进奈布的耳洞,冰冷的铁指划过奈布裸露的后腰,刺起了他一身的鸡皮疙瘩。

当奈布了解到杰克的意图后,他开始发抖。

“……你这个不知耻的家伙,你该下地狱!……你还不如直接绑了我,给我个了断!”

“不。”

轻轻巧巧的回答引来奈布一阵的咬牙切齿。他呲着牙,狠狠的瞪他,一字一顿的喊他流氓。

杰克反倒像是被取悦了的求欢者。他愉悦的笑起来,碰到一侧的面具下,他能看到他那有些苍白的唇勾起的漂亮弧度。

他们走下了地窖。

——————————

【楚萧】清明时节

又是一年清明时。
下雨是此时常态。武当金顶的铜梁被雨水洗的清透亮丽,即使是在这样的阴天里也显得格外的亮。
萧疏寒一个人,扫了拂尘,静静立在几级台阶上,殿顶的雨水噼啪作响。他默然地望着远方晦暗不明的天空,神色淡淡。
有弟子踩着雨水与凝霜来拜早。萧疏寒微微颔首,算是应了声。那弟子欢欢喜喜的一躬身抱拳作个揖,便又披了一身的雨露向着黄乐那边去了。
清明的天气冷。萧疏寒仰头,有雨丝斜擦着他裸在衣外的脖颈,刺的他身子一颤。
恍然间,他似乎听到了一个了一个带着怒意的声音冲他吼,“大冷天的站外头淋雨,你等着病呢?!”
萧疏寒默然。他扭了扭僵硬的脖子,张口正想说些什么,耳边的声音却忽的散了,散的无影无踪,连一点痕迹也没留下。
他怔了一瞬,而后牵了牵僵硬的嘴角,扯出一个很是自嘲的笑来。
他早就不在了……
萧疏寒一个人。他静静的抬目远望,那是他在过的方向。